切换繁体
网站地图
关于碧海
潮州市饶平县三饶镇信息港网搜索
 
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微信公众号 新浪微博
您现在的位置:故里饶城-三饶网 >> 琴峰书院 >> 旅行日记 >> 文章正文

三饶,我曾经来过

来源:琴峰书院 作者:潮音如水 录入:碧海 点击: 时间:2009-04-27 字体:
投诉 投稿
核心提示:三饶,我曾经来过     一、   上午十点,我终于在汕头汽车总站坐上了茂芝班车,首次去饶平除兴奋之外也略有几分担忧。出发前老妈一再的唠叨,人生地不熟的不如不去的好。   很快我就和同座的关埠詹姓阿叔...

三饶,我曾经来过
  
   一、
   上午十点,我终于在汕头汽车总站坐上了茂芝班车,首次去饶平除兴奋之外也略有几分担忧。出发前老妈一再的唠叨,人生地不熟的不如不去的好。
   很快我就和同座的关埠詹姓阿叔聊得火热了。他是常年跑丰顺做买卖的老江湖,对沿途再熟悉不过。五十开外的人因为跑生意不用下田,看来只有四十好几的光景。他说他的儿子去年刚从茂名毕业,就在深圳打工。
   “三饶也没什么看的,不就一些老厝吧”,他憨憨的笑着说。我漫无边际的打听,“小时候那些‘打铜锣’和耍蛇卖药的,很多都是您关埠的。现在还有吗?真想听‘叶下红小姐’这一类的百草故事呢。”詹叔说,现在潮汕经济发展了,“打铜锣”的多半改行,或是只能转到江西湖南等省的偏远山区觅食了。
   两个半钟的车程下来,和这位素昧平生的同路人竟然有些依依惜别了。很想把我在深圳的电话告诉他,请他到深圳看儿子时顺带来串门。三饶车站在望时,只是跟他握了手,就匆匆下车了。
   中午十二点半,我沿着三饶车站路中心的交通绿岛的“道韵楼→”指示牌,打着伞缓缓而行。迎面不时有搭客的摩托车招手。“阿兄,用坐摩托车吗?”这边摩托师傅都是操着在我听来介于汕头和潮州的口音,慢条斯理的问,见我摆手后多半会笑着留下一声“还有一段路哩”,就慢慢的开走了。
   这是进三饶镇的镇道,混凝土路的两侧铺满了正赶好天气晾晒的谷子。两边铺面稀疏,路上几乎没见行人,只有拿着谷耙和竹帚的妇女,戴着竹笠揩着汗守在路边,随时准备翻弄谷子。烈日照耀下,谷子特有的轻微暄味,杂着路面沥青的气息,热辣辣的从脚底直往鼻孔里头钻。只有偶尔从远山吹来的午时风,才让我感觉到“伞下六月凉”说得不假。
   镇道尽头往左,走和刚才的镇道约成20度角的村道,两旁是满望的稻田,成行的瓜棚和崭新整齐的农舍。在同样是黄灿灿的铺满谷子的路尽头,颜色古旧的道韵楼遥遥在望了。

http://search.tianya.cn/photoViewer/photoViewer.jsp?photoFeedUrl=');" alt=点击在新窗口中查看该图片 src="http://www.chaozhouxi.com/dizi/image/dyl/01.jpg" onload=javascript:ResetImageSize(this,640);>

http://search.tianya.cn/photoViewer/photoViewer.jsp?photoFeedUrl=');" alt=点击在新窗口中查看该图片 src="http://www.chaozhouxi.com/dizi/image/dyl/02.jpg" onload=javascript:ResetImageSize(this,640);>

二、
   一口不大的鱼塘横在楼外,沾着“过溪风”的凉意我打着伞走近古楼。这是朝东的正门,上有明朝南京礼部尚书黄锦题字。我悄无声息的进了门,卖票处空无一人,道韵楼还在睡梦中吧。
   走进古楼中心的阳埕站定。这是一个古旧的天地,只有每户门上大红的春联,绕着屋栽种的塔松和凌空晾晒着的万国旗,借着直照午阳的热力,才透着那并不和谐的体面和生气。56家的房门只开了十几家,更多的是关闭或只开了半扇门,偌大的空间空无一人,只有几条狗喘着气慢悠悠在屋檐下游荡。
   “小妹你好!卖票的人哪去了?”
   一个十四五岁大眼睛的小姑娘从一户家门出来,就让我逮住问长短了。“你是一人来吗?她们还在睡午觉。”小姑娘指着一处房子说,“你来得太早了!要不先上楼看看,到时间再买票吧。”她说她是凤凰镇的,因为父母在三饶镇做生意而在这南联村租了房,就住在这古楼里,已经一年多了。
   按着指点我进了一处虚掩着门的人家,是专为登楼观望开放的。一进门是杂物间,往里走是一个约六七平方的天井,花草养得水灵。第二进是厨房兼客厅吧,墙上有专供神位的一排佛龛,阳光从屋顶几个玻璃“天窗”直射下来,照得年久断炊的灶台也泛着耀眼的亮光。连着第三进的又是一个鲜活的天井。接着的第三进是寝室,一股凉丝丝的幽暗和清爽,伴着淡淡的霉烂从窗户直往外飘。
   一进和二进都是平房,第三进是三层的楼房。二楼的木梯不足一米宽,看来晒扫者和登楼者频繁的脚印,也没能抹去百年的积尘——如果把墙壁看成纵横交错的黄土地,那楼板就是沃土结成的平壤了。透过正中的木窗,可以看见正好与窗同高的第一和第二进的屋脊,灰黑斑驳的瓦片严严实实的挡住了视线。
   上三楼的梯子就更窄,猫着腰肩膀几乎是擦着墙壁才走了上来。木板把空间隔成两块,里边是阁楼,外面是一个宽仅八九十厘米的长廊。倚着一米来高的木质栏杆,楼外蜿蜒曲折的群山,楼内独特的八卦外形都尽收眼底。
   午后炙热的风吹得人昏昏欲睡,我坐在阁楼灰暗的木门槛儿上,视线正好和实心的长廊护栏同高:道韵楼被屏蔽了,贴着护栏的是远处一道苍翠如画的南北走向山峦,如同一条盘旋横卧的青龙,头朝南尾朝北的倦伏在蓝天白云之下。我的视野逐渐模糊了。
   四百年间,该有多少人坐在这呀?是农夫,他在这算计着一年的光景,旱烟如浮云般的飘逸;或是少女,也许正为对面山头黄又绿的山峦惆怅万般,而凭栏良久;或是读书郎,该是想着山外的大天地,兴起而书卷落地……四百年间,任凭变幻莫测的天地间风云,时时更替着的人情冷暖洗礼,都在这水过无痕的划过了。
   夹着风,面对着这不老的青山,这依然肃立的古屋,耳边只是一遍又一遍的响起“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。念天地之悠悠,独沧然而涕下”的回响。还有我微微的叹息。

http://search.tianya.cn/photoViewer/photoViewer.jsp?photoFeedUrl=');" alt=点击在新窗口中查看该图片 src="http://www.chaozhouxi.com/dizi/image/dyl/03.jpg" onload=javascript:ResetImageSize(this,640);>

http://search.tianya.cn/photoViewer/photoViewer.jsp?photoFeedUrl=');" alt=点击在新窗口中查看该图片 src="http://www.chaozhouxi.com/dizi/image/dyl/04.jpg" onload=javascript:ResetImageSize(this,640);>

三、
   楼外有摩托车的马达响起,深巷里并不遥远的狗吠声,打破了午后的寂静。我于是下了楼。转回到正门售票处买了票,旋即被引到贵宾接待室。
   不多时屋里就弥漫着茶香,这是楼中心阳埕一座独立的房子,听说原来是作为祠堂用的。知道泡功夫茶是古井水后,我越发觉得齿角留香了。正看着景区风光片的时候导游来了,是一名三十岁上下的利索农家妇女。
   “我们俩自小都是在这楼里长大的,现在是(南联)村委会委派看管景区的。”导游边往外走边说,上午刚送走了一个四十多人的旅游团。她说无论是团体或个人,只要时间允许,她们都会免费的接待和讲解。
   于是跟着导游踩着四百年前的卵石路,进了一户人家。因为听不大懂她的口音,很多名称都得重复问一遍,引得她嘎嘎直笑。指着天井中一口锈迹斑斑的“摇井”,她不无遗憾说,楼里共有32口私井,两口公井,四百年来井水清冽从不干枯,屋内用阴沟排水,屋外用阳沟,从不堵塞。近年有人把古井改成“摇井”,才使部分古井枯死了。
   天井处有洗衫用的“石脚桶”,石色是粉白与灰黑相间,色调格外柔和。二进屋里有昔日武举练武作举重用的两个石夯,导游说各重320斤、260斤。我蜻蜓拖石钉的苦笑着连摇也摇不动。
   片刻又转到另外一户人家。入门处的右边放有一台洗衣机,天井晾有衣物。导游说这是楼里较大的一套正房,楼里的房子按八卦方位面积均不相同,这里原来是住着一家的兄弟两户,现在左边的二房已搬到楼外的新家,房子开放供游人参观,而右边还住着长房的哥哥单身一人。“老人叫黄炽隆,是退休的小学校长,他就是不愿意离开这所旧房子,”导游笑着说,老人每天的生活差不多就是和楼内其他几位老人,一起义务做着宣传和保护古楼的琐事。
   这是下午两点钟光景,天井的阳光正照着他门口那几颗青葱的富贵竹和盆榕。我探头往右边二进门里瞧,隐隐的传出均匀而平静的鼾声,在当门的木制长沙发上,脸朝里躺着一位头发银白的老人。
   剩下的时间我又独自上了楼,在一溜对外开放的十几间屋子的三楼长廊瞎转着。当我又回到贵宾室时,里面除了两位刚才接待的妇女外,又多了一位银发飘飘的老人——黄炽隆校长。
   “这楼共有正房56套,角房16间,共72间住房。共出过八位举人,两位进士,还有党的市委书记和国民党的省党主席”,老人一边殷勤的劝茶一边滔滔不绝的说开了。老人说,这楼是建于1578年,经110多年才完工,现在已历26代人有十几万人,后辈遍布潮汕和梅州各地和海外。
   “这楼最多的时候住过600多人,父生子子生孙,如果不往外搬就只能在一套房里隔开来住。因为这楼里只有一个生门进入,一个幽门可以出去,所以以前人家最怕到这楼来做女婿,一进门就得阿叔阿伯叫得不停,都是族里亲。”我笑着附和说,做新娘子就更怕羞了,每下公井打水洗衫,阿婶阿姆还不把人都给看扁了。
   “怎么有十几家的长廊都是相通的,是为方便游人参观才打通的吗?西南一角的楼怎么会只有两层而不是三层呢?”我给老人端奉上了一杯茶。
   老人说,古楼原来第三进都是三层的,“大跃进”时期化肥贫缺,因为墙土含有硝磷等物质,于是拆墙土当作肥料。老人声调依然平缓的说,“当时有乡里人跪求当政的不要拆楼,也无法阻止拆楼,后来因为在拆楼过程中砸死了人,才停止了拆毁,否则道韵楼将被拆成平地。”
   “三饶有陈、钱、林、陆等姓,黄是三饶的大姓,都是从这楼里走出去的。这里面住的都是黄姓的宗亲,是聚族而居。每套房都是独立的空间,但是为方便抵御野兽和外敌,三楼的长廊是相通的,紧急时可以互相照应。而长廊按户隔开,是在分资产到各家后,人们自行动手用砖土堵住的。”老人还说,正是因为资产分到各户,古楼的修缮和保护工作也化整为零落实到各户,减轻了集体的负担也明确了职责,使得古楼时时得到实在的照料。
   我问及古楼的维护资金时,老人说靠政府拨款是远远不足的,都是靠村民们自发的捐资。“族人对古楼都有感情,每年拜祭祖先时,都会从千山万水赶到这来,这其中就有不少人慷慨出资。”老人还说,到这来的每位游客他们都会尽所能的热情接待,期望得到各方的援助。

http://search.tianya.cn/photoViewer/photoViewer.jsp?photoFeedUrl=');" alt=点击在新窗口中查看该图片 src="http://www.chaozhouxi.com/dizi/image/dyl/05.jpg" onload=javascript:ResetImageSize(this,640);>

http://search.tianya.cn/photoViewer/photoViewer.jsp?photoFeedUrl=');" alt=点击在新窗口中查看该图片 src="http://www.chaozhouxi.com/dizi/image/dyl/06.jpg" onload=javascript:ResetImageSize(this,640);>

四、
   因为还要到三饶镇看其它景点,四点钟时只得匆匆从道韵楼里走出。沿着来时的村道往回走,景点都在与来时走过的那条镇道成90度角的街上。
   沿街往西走,最先到的城隍庙,已经改为私人厂房,连山门也用砖给封死了。再往前,是由原县政府降格为三饶镇镇政府办公地的“老衙门”,尚有保留算完整的红柱绿窗古城楼。登楼时差点让楼上的玻璃碎片和高压电线吓退了。接着是饶平县一中,礼堂是有百年以上历史的孔庙,捡破烂的正把这当成拣择室了。藏于深巷中的“打破鼓”和“琴峰书院”,得益于一名小学生的指点才找到,前者是李老三遇鬼的柴房所在地,后者是经历几百年的古书院,却都是破败不堪。
   这里,原来是饶平县的县城所在地,自打1951年县城迁到黄冈城后,街道就日见冷清了。往回走时,夕阳淡淡的照在两旁都是店铺的老街上,稀疏的行人背影被拉得歪歪斜斜,投在铁青的石板路面上。
   我不禁犯愁了:一处四百年的古楼,以民间自发的力量得以保存至今;一处五十年的旧县城,只因为行政机构的变迁,就使得昔日商贾如云的繁华之地沦为与普通城镇一般无二,甚至因为是山区地带,更是显得的冷清和萧条了。仅是一街之格的距离,这都会和乡野的存活形式,也真让人感慨万千了。
   我只用了四十分钟就看完了所有的景点。三饶最后一班回汕头的车是五点,只得打消找位上年岁的长者说说当年作为县城脚下子民的掌故。再走在起初来时的镇道时,金黄的谷子已经尽数收起,路边扬起一柱柱随风飘散的烟雾,那是人们用稻草砌成堆烧稻灰以当钾肥用。烟雾弥漫,直呛得我两眼挂泪,不得不小跑着奔向车站。
   后来,在道韵楼的专题片里,看到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所长陈绶祥先生说过这样的一段话:
   民居有两个概念,一个是民房、民宅等现成的或过去存在的遗存物;一个是人们的居住方式,“居”字当动词用,人们会因为居住环境的不同,而对自然、对人文的感受也不一样的。
   就把这段话作为三饶一天行程的一个结束语吧。这一天,是2005年7月24日。
  
   写于2005年8月10至15日,深圳。

http://search.tianya.cn/photoViewer/photoViewer.jsp?photoFeedUrl=');" alt=点击在新窗口中查看该图片 src="http://www.chaozhouxi.com/dizi/image/dyl/07.jpg" onload=javascript:ResetImageSize(this,640);>

http://search.tianya.cn/photoViewer/photoViewer.jsp?photoFeedUrl=');" alt=点击在新窗口中查看该图片 src="http://www.chaozhouxi.com/dizi/image/dyl/08.jpg" onload=javascript:ResetImageSize(this,640);>

照片

http://search.tianya.cn/photoViewer/photoViewer.jsp?photoFeedUrl=');" alt=点击在新窗口中查看该图片 src="http://www.chaozhouxi.com/dizi/image/dyl/09.jpg" onload=javascript:ResetImageSize(this,640);>

http://search.tianya.cn/photoViewer/photoViewer.jsp?photoFeedUrl=');" alt=点击在新窗口中查看该图片 src="http://www.chaozhouxi.com/dizi/image/dyl/10.jpg" onload=javascript:ResetImageSize(this,640);>

原贴发于
 http://www.chaozhouxi.com/cgi-bin/topic.cgi?forum=3&topic=613&show=0

http://search.tianya.cn/photoViewer/photoViewer.jsp?photoFeedUrl=');" alt=点击在新窗口中查看该图片 src="http://www.chaozhouxi.com/dizi/image/dyl/11.jpg" onload=javascript:ResetImageSize(this,640);>





扫一扫分享本文    
访问三饶手机网    
Tags:我曾 曾经 来过 
点击复制链接 与好友分享!回本站首页
您对本文章有什么意见或着疑问吗?请到论坛讨论您的关注和建议是我们前行的参考和动力  
  • 上一篇:晨钟暮鼓,双流合一:访三饶镇双流寺
  • 下一篇:闽南风
  • 相关文章
    图文推荐
    登三饶塔山
    登三饶塔山
    三饶,我曾经来过
    三饶,我曾经来过
    一路有你——湖北情结 (二)
    一路有你——湖北情结
    共有评论 0 条相关评论
    发表我的评论
    • 大名:
    • 内容: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最新
    热门
    三饶镇
    饶平县
    潮州市
  • 最老树龄已经460年!三饶、新塘等地多棵古树
  • 三饶镇党委政府新年致辞
  • 三饶镇粮田小学开学通知
  • 三饶南山陆一老者已找到,谢谢
  • 昨天失联三饶溪东枫头老者已找到,感谢!!
  • 三饶粮田蒜头一一做强做大特色农产品
  • 潮汕著名专家莅三饶古城考察古建筑
  • [喜讯]三饶代表队荣获饶平县庆“七一”党员杯
  • 三饶镇南联村11岁男孩今天下午已找到,感谢大
  • 三饶镇举行向贫困单亲家庭献爱心活动
  • 关于我们 | 合作伙伴 | 加盟饶网 | 联系我们 | 意见反馈 | 网站地图 | 刊登广告 | 本站Wap手机访问
    中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: 粤ICP备16111317号 潮州市公安局备案编号:4451223010533
    故里饶城-三饶网 www.sanrao.com © 2003-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展开